我的練習不在瑜伽墊上

關於 Carmen Lam

瑜伽是生活的減法 
我有很多事由開始學習瑜伽的第一天到現在也未有能力完全轉化,也因為還是本性難移所以我一直在練習中。 工作上、班房中、每天起床至每天返回床上,每天的所有事都是我的 Sadhana。

不喜歡把練習年期掛於口邊
當自己清楚知道在德性上還是這個模樣,還是一直重複犯錯,可以量化的練習年期是一個非常慚愧的數字。 到目前我還只能承認我是一個瑜伽初學者。
歷練的深淺不是用數字就能表示,每人心中自有不同的呎去量度,自有眼睛去看。

教導是雙向的
我的分享在線上和線下都有,能遇上的人可以從我的分享中取得一二我就是那一刻的老師,僅此而已。
「瑜伽老師」不是一份職業,不是一個招牌,你是這個角色與否是人家定的,也要看合適對像。
這不是自己說了是的一件事。

瑜伽行者不是完美的
個人覺得琢磨的過程中不用把拙事藏得太密,否則這不是努力製造另一個「我」於人前?
我喜歡網絡帶給我生活上的方便,同時當我把自己都放在網絡上時,我不想裝起一副殊聖的形像,做得人前人後兩副德性,這樣做很無聊,何必自製多個障礙在自己的瑜伽路上。
我不太在意在人家眼中林嘉儀是個怎樣的人,我在意的是你在網絡上和現實生活上認識的這個人都是同一人,最低限度線上線下不會有翻天覆地的落差?

「教瑜伽是一個責任」在導師課程中老師這樣跟我們說。

對我來說這是完全新的概念,起初還是有點抗拒,過了一段時間再消化一下這個意思,結果便改變了主意。 起初報讀導師課程時,無非都是想認識深層的瑜伽觀,都是把一直學會的好好整合一下,目的都是為了令自己能穩健的一直修鍊下去,根本不是為了當導師,報讀是完全為了自己而已。

如是者一直走下去,瑜伽教了我如何以第 3 者的觀點來看自己,在這個過程不但對自己有了更深的認識,還發現原來「自己」跟其他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們表面上看似的不同習性和缺點,原來都是從一樣的究因而衍生出來。而我們大家所追尋的還不是一樣 -堅强的意志和强健的身體,有了這兩件事,生活上已沒有什麽解決不了的問題。

是因為認識了 Oneness (大同) 這個概念使我決定想成為分享瑜伽的一份子。我可以學到實在的方法是全賴有過不同老師的引導,身為瑜伽練習者,能把我的練習也分享出去讓不同人接觸到這把鎖鑰,完全是我的福澤。

My Yoga Lineage & Training

Tantra Yoga, Yoga Philosophy, Yoga Psychology & Applied Yogic Science

Class Elements 課堂元素

我是以傳統 Hatha Yoga 為教學軸心,以不同的技巧去清洗身體,助練習者找回屬於自己的內在力量。按練習者需要混合不同元素於每節課堂。

Dynamic 動態

以呼吸跟式子連貫,流動性的練習 (Vinyasa Style) 可以强化身體組織,和提升思維和身體間的相互協調功能。

Pranayama 呼吸控制

呼吸控制是瑜伽練習中最重要的元素。除了能運用於式子練習及靜修,也可以運用於日常生活中。學懂運用呼吸法對減壓、改善消化系統、改善失眠或偏頭痛等常見都市病。

Healing 療癒

內觀練習 (Vipassanā) 對精神上有很大的修復作用,可直接改善脾性和中和負面思想。會以實用的技巧帶給練習者襌坐的體驗,也會配合自然的聲音震動 (梵唱 Chanting)幫助清洗情緒。

Grounding 沉穩

不一定只是靜修或者靜態的,不同節奏的編排也可以讓練習學習到把能量歸向自己,學習沉殿,重拾對自己沉實而穩固的歸屬感。

生活

和 Victor 是因為攝影而認識的,那是 2007 年。 數年後我們一起創辦了相機帶品牌,不是很大眾的產品但這小玩意帶了我們的意念到世界不同用家的手中。生意一直維持至今的,只是近年我的個人方向轉變了,精神都著重花在自己和瑜伽練習上,所以鮮有提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