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WHERE I TOOK IT

2013 年開始重拾起 Polaroid 這玩意,因為想翻拍一些成品在 Instagram 上分享, 在想有什麽方法可以令構圖不太沉悶嗎?試過數次 try & error 後就想到這種方法,試着試着還在 instagram 設了一個名 #fromwhereitookit 的 Hashtag,就是這樣然後便拍了一個系列。

 Polaroid Film Photography Hong Kong

去年跟 EyeEm 做的一個訪問,其中的問題是他們很好奇這個 “Picture in Picture” 的原意是什麽,我也很坦白的和盤托出,原意就是翻拍而已,根本沒有一個很浪漫的理由。

為什麽沒有繼續下去呢?是因為限制太多了。
玩玩是無妨的,曾經我也以為自己能夠維持下去 (…….)

如果用 Fujifilm Instaxwide 拍的還沒有很麻煩,因為 Fujifilm 是名副其實的即影即有,底片從機裹出來後再拿着手機拍一張便可。
但我是用 Polaroid SX-70 為主,SX-70 的底片從機內吐出後最少要等 30 分鐘才有影像的,這 30 分鐘另整個過程添了很大難度。
要麽就是在原來的位置徘徊,待影像出來後再用手機翻拍,要麽就是改天再來(這個最常發生),所以其實很多地方都 “不適合” 這個 Project :去年從印度回來後,有人在 Instagram 上問我為什麽在印度沒有拍這種,因為她們不知道 “Polaroid 的 30 分鐘”,而我又無法在印度 “改天再來” 。

其次就是注意水平,避開反光之類之類。

Polaroid Film Photography Hong Kong

除了以上 3 項,還有不少令相片出錯的原因,這大概都是由於現代即影即有底片的限制,這篇不多長談了。只可以說現有這些成品是我拍過的四分之一在右,其餘都是不及格的。

是想繼續做的,看機會吧。

(photos taken by iphone5)

Previous articleA CITY OF CONFIDENCE
Next articleTHE PANTONE PROJECT

Related Posts 相關文章

梵文 Sādhanā 是修持的意思,持續修改言行。 瑜伽是一輩子的修持。

一輩子的修持 | Aseana Living

Carmen Lam

金 / Auntie Gold,1981 年香港生。婚了,家有兩只貓咪。

這網是自己舒發的治療室,分享瑜伽觀的基礎,寫一下常見的瑜伽問題,偶爾寫些生活雜項。

Trending 最近熱門文章

Other Contents

【616 香港事】特區政府的智慧 – ...

在完全沒有信任的關係下硬推一個《逃犯條例》,錯估形勢加被圈出了多此一舉的動機,繼續重複犯錯。即使是被誤導被洗腦,但 103 萬人可不是小數目,這位特首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在已蕩然無存的公共關係上再狠插一刀,翌日宣佈計劃如常。我寧願相信說她就是外國勢力的䇿劃人,也不願相信我們的管理層的執行智慧可以這麽荒謬。

The Greetings

返港後再查找資料,才知道這個小城市名 Orchha, 起源於 1501 年,人口到今天亦不到 9000,以 Group of Cenotaphs (荒癈的墓羣)聞名,我們遇到的是其中幾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