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女 – Zugar Chen 這一生

Zugar 比 Honey 幸運,是幾乎無捱過高低的一生。

臨行前,Zugar 是少吃了數天,精神和體力也不太好,過往我們都不會過於著緊的,但因為 Honey 的一課和畢竟 Zugar 已 16 歲,所以 Victor 已很緊張的要我預約獸醫。在準備放 Zugar 進貓袋一刻我還是決定不會同行的,明明就是普通檢查,一人去就可以,心裏很想是普通情況。
面無表情看着眼前的貓袋腦裏就是 Honey 最後一天的片段,然而 Victor 鮮有的堅持我要一起去,他好像肯定這就是最後一程,好吧。

三口子一起出門去,二人回來。

沒有 Honey 的尾段的明顯起伏,沒有很顯眼的老年情況。然而 Zugar 在不進食數天這個行為,在醫院的報告清楚顯示出腎臟的嚴重衰退,是很晚期的臀衰竭階段,以致體內不同的炎症或者心臟情況不穩等等,是天然的老化了,諸多的限制下,用藥也只能輕劑量。
或許針灸的天然療情可以使牠舒緩一下,但我們知道任何治療都不能返魂乏術。即是說餘下的一小段日子也只是苟且,這又何苦?誰能忍心看到牠身軀有急轉直下的一天。

看過 Honey 最尾數月的反覆,我們便決定讓 Zugar 平淡的離去。
跟 Honey 一樣,Zugar 臨解脫時 Victor 在牠耳邊頌經,我不斷向牠說要回來修佛修瑜伽,要好好做個修行人。

Love hurts, Compassion lasts.

愛是有條件的。愛,想牠/他/她天天都在,想牠永遠不會變,愛令放手很痛;
Compassion,比愛寬大,會為牠決定最應該的事,能不加思索的放手。

知道 Zugar 可以平淡的從來,是一種喜悅、釋懷。
然而畢竟 Victor 和我都是蠢人,凡人一個,當然都痛。

跟 Zugar 是靈性上的溝通(出奇吧?)

Zugar 是在人家的家貓誕下一胎中其中一只,一出生就送到了 Victor 家。 從來都沒有活躍跳脫的行為,然而 Zugar 其實十分懂性,很聰明,對周邊事很敏感,即使牠的表達方式不明顯。

當我很低落時,牠會主動走來在我身邊坐下,用牠的方法來陪我;
牠的眼神很會說話,會千言萬語的看着你;
當 Victor 和我同時於梳化時,牠會主動走來坐於我們之間,靜靜的參予對話;
和 Honey 從不友好,然而在 Honey 的尾期,Zugar 不只一次陪在 Honey 的身邊,看守着。

等等的行為,Zugar 用牠的方法看着這個家,個性比 Honey 懂性。

有時靜下來看着她的表情,牠真的很像一個長老,一個一家之主,我們安穩她就可以安心睡覺的樣子。

牠的表達不明顯,都是靜悄悄的,但牠在家的的存在力十分大。
雖然活動範圍從來就不多,然而這幾天牠離開後,家中的空洞感是莫明奇妙的大,跟 Honey 離去時的氣場很不同。

Zugar 佔據的比我們知道的更大,要點時間適應。

最後一課 - 幾時再見?

解脫是樂事,我都明白。
然而是 Honey 和 Zugar 教曉我怎樣去愛,是無條件的,只是有多愛就有多痛。

當 Honey 離去時,有人向我說過「明白的。相處了這麽久像家人一樣」,當時我也無力回應,想說的是這樣說的就是不明白了。
牠們不是 “像我的家人” ,更加不能說是家人,雖然是認識 Victor 後才認識牠們的,但應該是前生的緣份?我像認識了 Honey 和 Zugar 幾輩子,Honey 和 Zugar 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Iphone 的 Smart Album 又自製了一個短片,我加插了幾張圖。
選歌時一聽這首歌就淚崩,這句詞刺中了心坎:「If I found the place,Would I recognize the face?」

理性的那個我知道我們一定會再相見,不理性的那個我只想這天快點到,不斷問,即是幾時再見?你們會認得我們嗎?一定要認得。

Related Posts 相關文章

梵文 Sādhanā 是修持的意思,持續修改言行。 瑜伽是一輩子的修持。

一輩子的修持 | Aseana Living

Carmen Lam

金 / Auntie Gold,1981 年香港生。婚了,家有兩只貓咪。

這網是自己舒發的治療室,分享瑜伽觀的基礎,寫一下常見的瑜伽問題,偶爾寫些生活雜項。

Trending 最近熱門文章

Other Contents

給男人看的《Sex and the city 》

...「四個阿嬤般外型的女人還在大搖大擺的裝青春談愛情,很噁心啊!」當時我是這樣想的。即是說以當年我自己的標準來看,現在正打 Blog 的我就是一個裝青春的阿嬤... (都說了我當時的頭腦有問題)...

MEET THE CREATOR

到 Panerai 專門店時,你有被他們用作裝飾那只潛水艇吸引嗎?「對不起這個是不賣的啊....」已經不記得被太反覆婉距了多少次。一直到去年推出的 785 set 才終於有機會擁有這只魚雷。我們都知道 Panerai 的經典都離不開